(原标题:GDP万亿俱乐部将再添3城 郑州亟须补足科创短板)

2018年的地方经济发展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今年,我国GDP万亿俱乐部将可能迎来三位新成员——宁波、佛山和郑州。

截至2017年,GDP万亿俱乐部的城市共有14座,今年加上这三城后,将扩至17座。但在迈入GDP万亿大关的同时,三城也面临经济转型升级、科技要素薄弱等问题。

三城将迈入GDP万亿俱乐部

宁波市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改革开放40年,宁波地区生产总值由1978年的20亿元起步,达到2017年的9846.9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年均增长13.2%。今年前三季度,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601.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1%,按此速度,今年GDP突破万亿大关已无悬念。

这也意味着,继杭州于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越过万亿元关口之后,宁波将成为浙江省第二个越过这一关口的城市。

作为沿海城市,宁波早在1984年就被国务院批准为对外开放城市,是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宁波舟山港作为全球首个“十亿吨”大港,对地方生产总值及就业的贡献率也一直都很高。依托港口,宁波临港产业带快速崛起,石化、能源、汽车等临港工业区绵延20多公里,国际物流、航运交易、金融保险等生产性服务业异军突起。

除宁波外,去年佛山的GDP达到了9549.60亿元,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16位,距离万亿大关尚差450.4亿元。今年前三季度,佛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283.85亿元,同比增长6.2%,名义增速为6%。若按名义增速估算,全年下来佛山市GDP将达到10123亿元左右。

郑州今年前三季度GDP达到7350.9亿元,同比增长8.2%,名义增速达12.47%。2017年郑州GDP总量为9130亿元,若按名义增速估算,则今年郑州的GDP有望达到10268亿元左右。

截至2017年,GDP万亿俱乐部的城市共有14座,今年加上宁波、佛山、郑州三城后,将扩至17座。

但展望明年,GDP万亿俱乐部可能将暂停扩容,因为从2017年各城市的经济总量来看,在郑州(9130亿元)之后,8000亿元梯队出现空档,从全国城市排名第18位的南通到第27位的福州,都处于7000亿元梯队,在2019年迈入GDP万亿俱乐部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到2020年,GDP万亿俱乐部将有望迎来大扩容。

宁波、佛山亟待转型升级

在迈入GDP万亿俱乐部的同时,三城面临的情形和问题各不相同。

对于宁波和佛山这两个以制造业和外向型经济引领的工业大市来说,现如今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如何做强城市平台,加快高端要素集聚,引领区域经济的转型升级。

作为计划单列市,宁波在过去10年中,经济总量已被多个兄弟城市超越,并拉下不小的距离。“过去宁波的发展还是很好的,与杭州的差距也不大。但近些年来,杭州在信息经济的带动下,发展十分亮眼。相比之下,宁波的工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等问题,发展速度要逊色不少。”宁波当地一位政经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

从大趋势上看,过去宁波快速发展的一大因素是外贸。在全球贸易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作为外向型城市的宁波也受到较大影响。

曾长期在宁波工作的暨南大学教授、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尽管有大环境因素存在,但是宁波自身的不足和短板也比较突出。在产业结构上,尽管宁波的汽车零部件、电子信息等发展不错,但主导产业仍不明显,没有一个比较强势的主导产业带动区域快速发展。同时,虽然宁波的港口优势明显,但港口与城市自身产业的发展以及城市后方经济腹地并没有很好地联动起来。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认为,在产业转型过程中,宁波不可能跟上海、杭州拼现代服务业、总部经济等。宁波应该跟上海、杭州错位发展,聚焦高端制造业领域。比如通过与上海对接,引入上海的科技、人才等资源,加快自身产业的转型升级。

作为沿海制造业大市,佛山面临的问题与宁波颇为类似。佛山制造业基础雄厚,民营经济发达,市场化程度高。2017年佛山工业总产值2.5万亿元,工业增加值5300亿元。

但如今,佛山发展面临新经济增长点缺乏、新旧动能转换缓慢、资源环境约束日益趋紧等问题。佛山市委书记鲁毅在今年召开的全市全面深化改革工作会议上表示,如今佛山发展进入了湾区时代,原有的发展模式日益显现出资源碎片化、力量分散化、平台低端化等局限性,如果不对现有格局作出调整,就难以适应形势变化和区域竞争发展要求。“对比广州、深圳等先进城市,我们的弱项很明显,缺乏重大平台,缺乏规划统筹。”

前三季度,佛山6.2%的经济增速在主要城市中也并不算高。

此外,作为一个普通地级市,佛山在高教基础、人才储备方面与省会城市有较大的差距,因此在当前的转型升级过程中,如果不加快做大做强都市区,吸引高端要素集聚,那么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就有可能落后。

郑州还需补足科创短板

与宁波和佛山不同,作为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的省会和国家中心城市,郑州目前仍处在快速发展阶段,经济总量仍在迅速扩大。数据显示,郑州GDP总量在全国城市排名中已从2006年的第24位上升至去年的第17位。

根据今年郑州市的《政府工作报告》,郑州市的“十二五”规划圆满完成,“十三五”规划顺利实施,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连跨7000亿元、8000亿元、9000亿元三个台阶,2017年达到9130亿元,经济总量在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由第8位提升至第7位,全省经济首位度由19.3%提高到20.3%

河南大学中原发展研究院院长耿明斋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考虑到物流、运输成本以及较低的生产成本,企业在郑州设点是很好的选择。从全国的发展格局来看,目前郑州作为交通枢纽、物流枢纽的优势不断凸显,郑州往全国各地的运输成本都比较便宜,这些优势带动产业要素向郑州集聚。

产业的流入带来人口的流入。河南户籍人口超过1亿,常住人口也有9000多万,但城镇化率较低,郑州不仅是省会,还是河南的单极核心城市,在河南加快城镇化的过程中,将有大量人口流入郑州,因此未来郑州发展成为中心城区1000万以上人口的超大城市实属正常。

随着人口的流入,郑州的城市平台也在快速扩大。河南省政协经济委主任孙新雷认为,未来省与省之间的较量主要体现在城市之间,话语权更来自于中心城市,在这一点上省市必须同心。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力、带动力,必须具备一定的体量。

尽管经济在快速发展,但目前郑州也面临着明显的短板,尤其是科创方面较为薄弱。数据显示,在中西部地区7个经济总量超过7000亿大关的城市中(重庆、成都、武汉、长沙、郑州、西安、合肥),郑州的高新企业数量仅为824家,不仅在7个城市中垫底,与其他6个城市还存在较大距离。

从科教资源上看,郑州是7个城市中高教实力最弱的,目前整个河南省的211大学仅郑州大学一所。

今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将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消息出来后,科创板成为近期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之一,同时也让科技要素在新一轮的城市竞争中更加突出,从而形成科技驱动城市、区域经济的模式。

11月2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提出要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等为中心,引领成渝、长江中游、中原、关中平原等城市群发展,带动相关板块融合发展。

对郑州来说,加快打造创新平台,加速创新要素的集聚,并成为中西部创新发展的新高地,将关系到郑州能否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的作用,引领中原城市群的发展。

推荐内容